相关搜索: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
您现在的位置:南京博大 > 新闻视频 > 新闻报道 > 医院新闻 >
医院新闻

纪念一代名医、肾病宗师邹云翔诞辰121周年

来源:南京博大肾科医院 作者:南京博大肾科医院 时间:2019-06-02 09:23

纪念一代名医、肾病宗师邹云翔诞辰121周年  

我国中医肾病学科奠基人、一代名医——邹云翔

  春雨淅淅沥沥,落进了这座文化底蕴肥沃的土地里,唤醒了城市深厚的记忆。王羲之、曹雪芹、鲁迅、徐悲鸿、唐圭璋……他们在南京留下的足迹,时隔千百年,仍旧没有被抹去,反而雕刻进城市的人文精神中,渗透进城市的文化脉络里。如果春天唤醒了他们的记忆,重回天翻地覆的南京,他们将会燃起怎样的思绪?即日起,紫金山新闻、金陵晚报推出“聆听大师足音”系列报道,跟着大师一起去重新寻访南京的文化记忆,碰撞出新的火花。

一、从医愿解万人伤病

  1898年,那日虽寒但明媚,江南水乡无锡一大户人家的院子里站着多位焦急踱步的长者。忽传来一声男婴清脆的啼哭,划破邹家寂静的帷幕,欢悦的气氛在这个飘着书香的大家族中弥漫开来。其中一位男主人抬头望了望那高耸屋檐上的几朵白云和飞翔的鸟儿,“就叫他云翔吧,愿他终有一日造福桑梓。”

  邹云翔15岁便为人师执教私塾,16岁考入无锡著名学府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甲种讲习科,成绩甚是优异。毕业后,先后任小学、中学教师、校长。从教时每有空暇便奋读文史,十年间在上海《申报》、《时事新闻》、《新闻日报》等报刊上发表数十篇20余万字的文章,文风飘逸,气象崇宏。其师唐文治先生,每每读之常赞不绝口,“杰作也!勉之!勉之!”母亲在旁,满眼慈爱骄傲。

  原以为就这样一生从文,深研古典文化,没想到突来的变故让余生成了另外一番模样。

  1925年的夏天格外炎热,空气中弥漫着厌人的暑气。一场瘟疫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,空旷的村镇不时传来揪心的痛哭。邹家亦受到了牵涉,云翔的母亲不幸传染。看着心爱的母亲日渐消瘦,那慈爱的笑容渐渐退去,云翔心似刀扎,痛不自已。邹家虽遍请名医诊治,但最终也无力回天。母亲走了,悲恸中邹云翔恨己不能医。想到这世上万万千千被病痛折磨的人,于是发愤学医,立志悬壶济世。

邹云翔教授与早期带教过的学生周仲英校长、张华强副厅长、陆莲芳处长合影。

正如陈敏章部长题词“德高业精济在,育人一代名医”

二、战火中相遇,此生难弃

 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,苏辙笔下“山川过雨晓光浮,初看江南第一州”的金陵也不再似从前潋滟水波。民族上下团结一心,作为医者的邹云翔,看不得志士们身染鲜血,积极参与抗日救国运动,作为中医救伤医院的内科主任,他辗转祖国各地,救助受伤的爱国人士。南京在此时也留下了先生的身影。或许在某一处断壁残垣间,金陵城的有志男儿看着身边这位书生模样的医者,强忍疼痛不忘念一句,“先生,辛苦了……”

  1942年邹云翔先生冒着白色恐怖的险境,担任中苏文化协会义务会医。当时在《新华日报》工作的戈宝权先生患上了严重的肾病,全身浮肿,被当地医生判了死刑。为了全力救治戈宝权,同事们四处求医,后来邹先生接诊了戈宝权先生。经过诊断,邹云翔先生认为病人病情虽危急,但尺脉有根,尚有救治希望,经过邹先生的神医妙手,戈宝权先生最终康复,二人的友谊也延续了一生。

  邹云翔先生还冒着生命危险接近中共党内同志和进步人士,不仅为他们免费治病,还介绍到熟识的药店降价配药。有一日,几个神色诡秘之人暗中尾随,多少让先生心中一惊,不日先生便收到书信一封,威胁要将他勒令驱逐。看着布满恐怖字眼的威胁信,先生望着窗外的朵朵白云,未曾萌生半点退意。

邹云翔教授于1980年在无闲斋对学生邹燕琴教授等传授学术思想。

三、未至南京便明初心,终一生践行

  待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邹云翔先生更是力排中医界的流派之争。眼望着自己心爱的中医药事业和当时的形势,邹先生曾经语重心长地讲过这样一番话:“要赶上客观形势,必须双轨并进,一面由院校培植,一面鼓励前辈老先生代收徒弟,群策群力,才能完成这一艰巨任务。”

  内心有志不放弃,终能拨开云雾见天日。1954年阔别南京城5年之久的邹云翔先生回到这座古城,在这里他奉命创建了国家第一所中医院,就是现在位于南京汉中路155号的江苏省中医院。邹先生担任医院的副院长、院长,邀请了省内众多的名中医。

1987年12月24日,邹老晚年带教的博士生王钢(后中)毕业论文答辩后,与答辩委员会成员合影。

四、上海路,有一寓所唤作“无闲斋”

常住南京的云翔先生在上海路有一寓所,先生题字为“无闲斋”,“无闲”二字恰是先生一生的写照。

  1955年在南京先生出版了我国第一部中医肾病专著《中医肾病疗法》,之后又陆续出版了《中医验方交流集》、《中医验方交流续集》。1981年已经83岁高龄的邹先生又出版了《邹云翔医案选》,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治疗肾病及疑难杂症的经验。

  从医几十载,先生的师傅多,喊先生师傅的也多。邹云翔先生早年学医曾师从六人,而一事师,一日师更多,他常说,“见长于己者,即学之。”这也许是先生卓然大家的又一奥义。

  邹先生教授出的徒弟遍布各地,年近9旬,先生还培养了3位博士生,曾任江苏省中医院全国中医肾脏病医疗中心主任、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的王钢教授,便是先生亲授的博士生。江苏一共有6位国医大师,有两位——邹燕勤、周仲瑛便是邹云翔先生的学生。

  1988年2月3日,南京城有些肃杀,这一天邹云翔先生溘然长逝。此时上海路先生常住的寓所“无闲斋”静静地等候着先生的归来,终不得。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,各界名流人士,先生的昔日学生,普通的工人、农民、教师,听闻邹云翔先生去世的消息纷纷赶来南京,再走一遍先生曾走过的门前小路。

邹云翔教授与原卫生部中医药局局长吕炳奎、卫生部副部长胡熙明及其他著名中医合影。



更多>>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